每天每天都很想念

最後澤走的時候

我手摸著他冰涼的小腳丫子

跟他說

小姑姑愛你

已經做第二個七了

事情發生到現在

還是沒一天好眠

雖然很累很累

但是大約睡一二個小時就會驚醒一次

全身盜汗

我知道....是過渡時期

所以我並沒有要自己很快好起來

希望澤留給我們的

能繼續下去

他是來報恩的!!

I KNOW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就是愛米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